site logo: www.epochtimes.com

“弘扬传统文化”征文大赛参赛作品

广东11选5开奖结果

(Lars_Nissen_Photoart/Pixabay)

人气: 250
【字号】    
   标签: tags: , , ,

【足球竞猜2019年06月10日讯】

?三尺头上有神灵

虽然从小在中国学堂里受着无神论的洗脑教育,但耳濡目染许多神奇的事,让我确信冥冥之中有定数,三尺头上有神灵,善恶有报是天理。

记得7岁上小学二年级时,在南方居住。一天放学去同学家玩。同学家的长者是位银须白发的老中医。同学家住着老式的四合院。来到同学家的后院,右侧一间屋虚掩着房门,透过门缝张望,我看到屋里有许多棕色的神佛塑像,好奇心引起我用右手食指指那些塑像,顿时,我的右手食指出现一个黄豆粒大小的淤血紫豆。回到客厅,老中医问我,你的手怎么了,我没敢回答。同学替我说:她上厕所不小心手被门挤了。老中医调了点粉状的东西糊在我的手指上,手指一会就好了。我幼小的心灵从那时起留下深深的记忆。确信真有神佛,但是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心底,未曾对任何人提起,怕别人不相信还要说我封建迷信。

我上小学时,母亲每天从工作单位借来10多本小人书,我经常边吃饭边看。我最喜欢看的是神话故事和民间故事。不久母亲说单位图书馆收藏的小人书我都看过了。没有可借的书了。我就把母亲给我的零花钱都用在街边的小书摊上,从书中看到许多善恶有报的故事。

上小学时同学们一心想着做好事。放学回家经常在路边等着,看到有推车的就跑过去帮忙推一把。一次放学,下起瓢泼大雨,班里多数同学没有带伞。我就打着伞把同学送回家。母亲看我淋的落汤鸡似的,就问我怎么这么晚回家,带着伞还淋成这样。我说同学都没有带伞,我把他们送回家,我才回来。母亲说你做的对。那时部队家属住在营区的房子,周日早上有来收垃圾袋的车,我就乐颠颠的挨家取垃圾袋。赶上起风的日子,头发上都落上了垃圾的灰尘,母亲还是鼓励我说你做的对

文化的灭顶之灾

平静的读书时光好景不长。1966年,中国发生了灭顶之灾——文化大革命。每天我还是背着书包去上学,不同的是,老师正上课,不知为什么就被拉出去批斗,校长更是首当其冲。往日很能镇住学生的体育男老师,被平日受管束的调皮男生扇耳光而默不作声。老师们个个灰溜溜的。令我感到惴惴不安,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正常的学习环境已不复存在。放学我去同学家,同学带我去高中学校,每一间教室,走廊,橱窗贴满了铺天盖地的大字报。像门帘似的悬挂着,每走一步都要掀起大字报。

街上的道路地面也写着斗大的红色字,打到XXX再踏上一只脚,让他永世不得翻身,甚至公共厕所外墙也写满类似标语,令人眼花缭乱。

上小学时,我的辫子是我们班级里第二长的。每天母亲给我精心编的五股辫子拖在腰后。一甩一甩的很神气。一天我们长辫子的同学被推到讲台前,咔嚓两下给剪成齐耳的短发,中间一绺用橡皮筋扎起来。放学回家,母亲吓了一跳,说怎么剪了个鸡窝发型。我纠正说同学说这是革命头。去同学家看到同学姐姐他们班更彻底,女生都剃光头还照相留影。照片名曰:革命造反光头像

学校让大家破四旧,回到家,我仔细观察,家里房子是部队的家属区,统一的写字台,椅子,柜子。没什么可称得起四旧的。我的眼光落在一个圆镜子上,背面是凸起的玻璃,里面镶嵌着毛茸茸的小松鼠。我就把镜子当成四旧砸坏。又怕母亲下班回家责怪,就在同学家坐着不敢回家。等妹妹来喊我说:母亲说她不会说我。我才回到家。

学校的正常学习秩序被打乱了,同学们每天都是忙着写批判稿”“颂扬稿” “学红宝书日记。上课时,全班每个同学都要轮流到讲台,朗读那些在报纸和宣传资料上抄写的莫名其妙的文稿。如果哪个同学朗读的声泪俱下或义愤填膺。会受到老师的表扬。批判的内容真是上至古今,纵横天下。从批判孔圣人,到所谓的当代封资修。从上至当时中国国家副主席,到学校教职员工。

在我读初中的新学校,时常看到有人脸上被涂抹的油彩,身上披着彩色的布,脖子上挂着一双鞋,被一些人用绳子串起来牵着,吆喝着,低头认罪,任人批斗。一天,我所在学校的年轻音乐女老师也被了出来。同学们被强令参加批斗会。男同学不知从哪摘来些带刺的绿果子。我们叫刺猬草,发给每人一把。他们把刺猬草扔在老师的头上,脸上。我想不通平时待我们和气,课间为我们演唱弹琴伴奏的老师犯了什么罪。放学回家的路上,我手里握着分给我的刺猬草,手刺的很痛,我没有扔向老师,我直想哭。男同学取笑说我阶级路线不清。我也听不懂,固执的想:做人要善良,善待尊重他人是起码的道德。

熬到学校放假,我来到母亲工作居住的新地点,县委大院。结识了叫莹的新朋友,莹的父亲是工宣队的。当时流行的话语是:工人阶级领导一切。一天,莹心血来潮领了几个孩子把房东老夫妇从屋里出来开批斗会。莹说的浙江话,我听不懂,只听懂一句老实交待。我看到那两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体在颤抖。我心里很生莹的气,认为她不善良,再也不跟她玩了。母亲告诉我:这个四合院是县委大院工作人员的宿舍,房子都是这两位老人的。我心生怜悯想他们好可怜啊。

善良的中国人,在西来幽灵共产邪灵的一次次运动中,有几家不被运动牵连。有人还调侃自己是老运动员了。什么右派、反革命、地富反坏右全能摊上。我家的境遇何尝不是如此。幼年时我和妹妹们穿的棉鞋,都是我外婆亲手制作的,千层纳底,一针针缝制的棉鞋,常常引来人们的赞叹,总有人询问在哪里买的这么好看的棉鞋。我和妹妹们从不敢泄露这个秘密,因为母亲不让我们说。我外公年轻时是布店的学徒工,后来省吃俭用攒了点家底,被中共扣上工商兼资本家”的成分。文化大革命时被造反派抢占了四合院的房屋,年迈的外公外婆被撵到漏雨的一间小房居住。因为家庭成分高,尽管母亲十八岁就在炮兵部队服役,后到文工团当歌唱演员,转业后在省建筑公司和市(当时县)机关工作,却一直被组织拒之门外,现在看来真是万幸,没有加入过中共这个邪恶的组织。

最令我难以忍受的是那场文化的浩劫,所有的书籍都被打成香花毒草。没有书读的日子布满阴霾。仿佛没有蓝天和空气,没有鲜花和土壤,没有阳光和雨露。

整整十年,一代人浑浑噩噩,吸吮党文化的毒浆。中国五千年神传文化,祖先们世代传承的仁义礼智信五常,被中共这个西来幽灵破坏殆尽。无神论的洗脑,使人性中失去了善良,不相信作恶会有报应。无休止的破坏生态环境,与天斗,与地斗,造成土地断流,龙脉切断,洪水泛滥。灌输党文化的斗争哲学,与天地人斗,适者生存。使人与人之间互相猜忌,争斗妒忌,弱肉强食,唯利是图,毒食品泛滥。

那个暗无天日的年代,所有的电影被打成毒草”,明星演员被打成特务。部队大院放露天电影前。屏幕上连篇累牍的批判该电影,高调门扯着嗓子喊。记得当时看完 《武训传》,吓得我回家不敢睡觉。当时的戏剧演出也很单调,演的最多的是样板戏,最令小伙伴们开心的是,演员们在台上出现纰漏。记得一次演 《沙家浜》,男主角郭建光在台上拿起扫帚扫沙奶奶家的院子,一使劲把舞台上搭的院子扫倒了。大伙取乐了好几天。一次演《红灯记》,主角李铁梅唱仇恨入心要发芽,一使劲把接在头发上的假长辫子拽下来,剩个秃鹫的短发。大伙又开心了好几天。除了在学校被洗脑,放暑假寒假,部队还要给孩子组织夏令营” “冬令营洗脑,小孩记忆力好,那几个反复演的破样板戏,台词被小伙伴们记得滚瓜烂熟。幼小的心灵在潜移默化中被扭曲。在那个人整人的年代,让人开心的事竟然是期盼演员在台上出点丑。据说那些出错的演员要受到演出团的严厉处罚。记得父亲飞行团的叔叔见到我们小孩总是语重心长的说:你们长大就好了,就可以看到共产主义了。愚弄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倒楣共产主义。

回归人性的善良

1974年我上高中二年级,当时国家搞缩短学制,我们被提前毕业,全部上山下乡到农村劳动改造。那时我们家随部队转场,搬到了东北。记得七十年代的运动名成是批林批孔批当代大儒。那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。心想又不知古人说了什么,这批孔咋批啊。正巧当时家里有一本封面标注供批判用的空军报印刷的小册子。我悄悄拿来看。记得小册子内容有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明贤集》《弟子规》《女儿经》等。看后我觉得书中讲的太好了,很多都是在民间千古流传的佳句警言。我当时还手抄本了一些。比如平生不做亏心事,夜半不怕鬼敲门富在闹市无人问,穷在深山有远亲但行好事,莫问前程,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这句话我的印象最深。守住自己的良心底线和做善良人的标准。从那时候起,我不再写任何批判稿件。

下乡每天参加农村劳动,对当时不足20岁的我们真是力不从心。令我费解的是。冬天,万物冬眠。东北应该是农闲的季节。可是这100多号人的青年点小青年不能闲着啊,闲着就惹事,也确实是这样。

我们青年点人多,常常与其他青年点打群架,周围老乡们家养的狗也会被男生弄来吃。负责安排我们每天劳动的农民组长,每天都会给我们找到活干。安排我们挑土篮,装上石子去填养鱼池,令我感到好笑。下乡两年多,养鱼池也没有被我们填平。另一件事也很可笑。东北平原地势是平坦的。一望无际的齐刷刷的玉米矗立。当时陕西省大寨出了个国务院副总理。他当时到我们那视察,据传他说了句:这怎么没梯田。组长带着我们小青年天天挑土篮,试图把平坦的庄稼地垫起来,可是庄稼地面积太大了。任我们天天劳作,平原也垫不起梯田。

我们青年点由化工局、乡镇机关和部队三方面子女组成,所以化工局、乡镇机关和部队分别派了三个带队干部来管理我们。每天的主食是咸菜玉米面大饼子,吃不饱饭,大家的吃饭速度都加快,不然抢不到第二碗,我因为总也抢不到第二碗饭,还被青年点同学年终评比时提出表扬,有谦让精神,令人哭笑不得。好在逢年节部队会给我们青年点安排一次聚餐。早出晚归的劳累,我们常常暗地流泪。晚上还要给我们搞所谓的共产主义业余大学。记得第一次就是组织学《共产党宣言》。其它的我一句也没听,之听到书中第一句是一个幽灵,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,……”。回到宿舍,我对青年点好友说:共产主义是个魔鬼幽灵哎。好友心知肚明,默默赞许。之后部队派人来给我们讲传统课,部队人员都是南腔北调,又没有翻译,我们根本听不懂他在说啥。乡镇也派来老农民给我们忆苦思甜。我们只记得他说:农忙时地主为让他多干活,给他蒸白白的大馒头吃。我们好羡慕啊,我们天天这么干活,也只能吃到黄黄的粗糙的玉米面大饼子,我们背后议论说:这地主对农民真好啊。

探寻生命的意义

记得80年代,报纸掀起人生意义,人生价值的全国大讨论,数以万计的青年人参与。对当时的两种相反论点我都不苟同。一种论点说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,另一种说人活着就是要为别人。可我想这都没有说明人生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。人从哪里来?要到哪里去当人的真正意义?人为什么会得病?人有没有轮回转生?为什么带字的成语拈手即来,不胜枚举(神州大地、神传文化、神来之笔、神清气爽、神思遐想、神通广大、神乎其神、神采奕奕、心旷神怡、心领神会、出神入化、下笔如神、料事如神……)?我订阅了大量历史,文学书籍、月刊、杂志,搜集报刊上许多不解之谜,心底的疑问越来越多。

找到人生的真谛

1996年,我的膝关节疼痛难忍不能弯曲,打了6针封闭。右侧肝部痛,去医院做核磁共振强化CT,肝上长了2厘米血管瘤。医生说:肝像豆腐,不宜做手术,目前国内外没有可治愈肝血管瘤的药物。从现在起要停止一切剧烈运动,可以试试练气功。

那时中国正值气功热,气功成为国家体委大力推广的全民健身项目,我所在的公司成立了气功协会,经常组织处级以上人员参加各类气功讲座学习班。我单位还被评上全民健身先进单位。公司体育馆很大,10多种气功各占一间屋。当时修炼法轮功的人身心变化最明显,红光满面,心态祥和,与世无争,公司修炼法轮功的人日渐增多。体育馆的馆长告诉我,冬天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会把房间主动让给别人,会将体育馆门前屋后的积雪打扫干净。病痛使我抱着捞根救命稻草的想法走入了气功。万分幸运,我选择了修炼法轮大法。

因从小画画,年轻时做描图员,40岁时我的眼睛出现闪光和花眼,平时看报纸只看大标题,看小字眼睛疼。19963月的一天,我在单位上班,从同事那借了《转法轮》宝书,我爱不释手的读着,从上午读到下班,回家又读到深夜,敏感体质的我感到小腹处法轮在旋转,好奇心驱使我将手放在小腹处,试图控制法轮旋转的方向。修炼初期的几天,我感到左手背和掌部,左脚踝骨两侧法轮急速转动。仿佛将细细的线从指尖和脚尖抽出。不知不觉中困扰我多年的胃炎、低血糖 、左手疼痛、左腿神经炎、腰痛、肝血管瘤等疾病不翼而飞。过去常常依靠喝人参蜂王浆提神的我,修炼20多年来,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,身心无比的喜悦。家人不再为我的健康担心,同时为国家节省了大量医疗费。

凌晨似睡非睡时,我看到天空中彩色的法轮常转巨型隶书体字,真实的境遇击碎了无神论的谎言。

《转法轮》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打动了我,真是佛恩浩荡。每天虔心阅读《转法轮》宝书,解开了我心底所有的迷团,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谛和人生的真正意义:返本归真。

中国,古称神州,是人们所说中神的故乡。留下了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:盘古开天地中国流传的女娲造人(西方流传的上帝造人)伏羲画八卦” “伏羲教人捞鱼” “伏羲创制音乐、古琴、历法、住房” “神农尝百草大禹治水” “仓颉造字,向我们展现一幅幅上古先贤奉天命,德被苍生,感召教化万国万民的清晰历史画卷。

无神论企图隔断人与神的联系,断了人回家的路,人不是凭空而来,人是神造的,人的生命与先天的来源相接续,毋庸置疑。

回归人性的善良,找到人生的真谛,创世主在呼唤神的子民醒来和回归,因为渡船将启航。

?(点阅“弘扬传统文化”征文)

责任编辑:古言

评论
2019-06-10 1:48 AM
Copyright? 2000 - 2016   足球竞猜.